390癫狂 四(1 / 2)

隐秘死角 滚开 12014 字 5个月前 加入书签

隐秘死角绝望黎明390癫狂四“既然你愿意,那就好好调养几天,等你身体完全没事了,我再教你一遍家传刀法。”王一恒脸上多少露出开心之色。

这个小弟一向懒惰,每每练武都是三分钟热情,过不了多久,看不到很明显的进度,就迅速消退。

武功一道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于是很快之前打好的底子有迅速退化,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。

而这一次,看小弟的样子,似乎终于有些觉悟了,下定决心了。

希望他能一直坚持.

“这里是我们家传刀法的心决,我平日里用来随身记忆用的,伱拿去好好背诵,背完记得马上烧掉。”王一恒从荷包里取出一张叠得整齐的黄纸,递给李程颐。

这黄纸被叠成小方块,边缘都已经磨破了,显然是被经常打开和恢复原状。

“谢谢二姐。”李程颐立马接过,郑重揣进口袋。

回到自己院落,他小心的打开黄纸,上面是用黑字细细写着一行行类似口诀的文字。

‘似刀非刀,似剑非剑,有进无退,有退无进。进则定心锁目,退则莫管杂心。’

‘松纹鹿角,一点如雪,触之如裂纹,出手如刺,心裂而无主.’

一段段心决全部加起来也就两三百字。

李程颐三重龙境后,早已突破人体极限颇多。

再加上圣灵功大幅度增强意识力,此时一眼扫过,轻松便记忆下全部内容。

意识力这种东西,大幅度提升增强后,连带着增强的还有人的记忆力,理解力,想象力,反应力等等。

这是对大脑的综合提升。

可以说,正是有七意圣灵功作为基础,李程颐才能迅速掌握死能的诸多知识和法术。

因为无论什么法术,精神强度都是基础中的基础。

这时也是如此。

圣灵功带来的庞大意识力,让他看完心诀,马上便全部记忆完成。

将纸条丢进炭盆里,点燃,看着它变黑化为灰烬,李程颐仔细结合记忆碎片,开始体悟这个所谓的松鹿刀法。

松鹿刀的核心,不是招式,也不是身法,而是真气。

是的,这里的武功居然能修出真气!

这让李程颐心中充满期待。

血肉之躯的道路,他在仪国那边已经走到头了。

龙境突破后,就是极致,之后的路完全未知,只能自己慢慢摸索。

而这里,却是以真气为修行核心。

王家的真气有些独特,其名为松纹气。

这种真气按照王一枫所说,各方面都相当平庸普通,唯独一点。

松纹气在进攻时,具有极强的攻击性。

只要在真气运转时,触碰任何事物,都会瞬间将那事物打出松纹一样的大片裂纹。

只要碰到,就会炸裂。

这就是松纹气的厉害之处。

而松鹿刀,就是依仗的这个松纹气,在新盟镇独具一格。

也让王一枫成为小镇里排名第三的高手。

‘真气.这可是稀罕玩意.’

李程颐仔细揣摩心法口诀,上面说得很清楚,要想修行真气,必须要配合松鹿刀刀法,以动功调动身体状态,配合提炼。

坐在一个地方打坐是不可能练出松纹气的。

趁着养伤为借口,李程颐干脆就在院子里老老实实待了好几天。

这地方本就是一个超大死角,连带着他原本可能被强行拉走的死角人体质,也没办法发挥作用。

因为他已经身处死角里了。

这也让他残留的一丝担心,慢慢放松下来。

转眼间,李程颐便在新盟镇王家老实待了四天。

这四天里,每天老爹王一枫都匆匆忙忙回家,神情疲惫,偶尔还带点伤,刀上也布满缺口,连续换了好几把。

镇上也不时传来阵阵丧乐声,显然是死了人。

第五日,李程颐在郎中的诊断下,确定气血无恙了,王林氏才长长松了口气,送走郎中,去给小儿子做一顿好吃的补补。

二姐在四方园里手持厚背单刀,翻身腾挪,轻盈如燕,明明看起来十分轻快的刀法,往往不经意间会突然爆出一道刀光。

刀光中隐隐有尖啸炸开,刀刃更是飞延伸出半米多宽的灰白荧光。

李程颐坐在主屋食厅里,看得是目不转睛。

修养这几天,他也打算正式出去转转了。

看前身老爹王一枫的状况,这小镇情况恐怕不妙。

他虽然不是王一枫真儿子,但也占了人家身体,住在这里这么久。多少出点力也是应该。

当然,除开这些理由,最主要的,还是他想试探一下,这地方人人惧怕的红眼病血身怪物,到底有多麻烦。

只有真实的确定自己的实力在这地方的定位,以及层次。

他才好趋利避害。

他可不信,连影龙一族也不敢贸然进入的米德拉恩,会是个简单无危险的低层次区域。

等待二姐王一恒练完刀,李程颐连忙鼓掌。

“二姐好本事,松鹿刀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小成境界了吧?”

松鹿刀法按照入门到大成,一共分成了四个境界。

入门,掌握,小成,大成。

很简单而又朴实的划分。

王一枫自然是早已大成,将松纹气练到了填满全身各处经脉的地步。

当然,因为不同人体质资质不同,大成后所拥有的松纹气质量也不同。

王一恒自己说,自己的松纹气,比起爹爹同层次时,要弱一些。

“我算什么好本事,大哥才是,很早就练到大成。只是他后来觉得家传武功太弱,便又不知从什么地方寻来了其他武功可直到现在也没练成。”王一恒叹道。

“可我觉得松纹气很厉害啊大哥”李程颐话没说完。

忽地外面镇上猛地一震。

地面微微颤动。

仿佛地震一般,整个周围院子的墙体被震得也洒落不少砂石。

加入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