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 口诛笔伐(1 / 2)

“冯将军,稍安勿躁。公主和李公公定会主持公道。你这般怒喝却是不敬了。”一个平和的声音道。

“公主、李公公恕罪,各位恕罪。只是我急啊,胡人早间攻城,势猛如虎,我威天将士用命拼死护住国土,谁知道后方起了这事?这仗不知道要打多久,到时粮食、物资还要靠吴老板帮衬,这现在抓了吴老板,整个西北停滞。若是到时耽误了战事,将士们生死是小,国家危亡是大啊。还请公主、李公公做主。”

“黑全去叫人了,怎么还不到?”李公公尖细的嗓子带着怒气问。

黑全闻言一震,忙在门口大声喊道:“青兰青从事史到。”

我跨门而入,殿中众人都向我望来,殿上高椅坐着和贞、李公公自不必说,只是下边的人看的我有些发愣,甚至暗地里有些脸红。底下分作两排,左边依次是威天知府梁如能,第二位一身戎装带血,定是那位要诛我的冯将军,第三位是一个衣着华丽的金玉饰考究的中年人。

右边更是熟人,也是让我心里有些发虚脸红的,分别是顾雨词、不知歌、王胜虎,身后站着木雨、仇晓、莫千山等人。比我想的多了几人,不知和贞会不会始终支持我,心下叹了口气。

“少爷!”蒙着黑纱的仇晓从目光莹莹的顾雨词身后扑了出来,“您,您还好吗?”

我心中一暖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这才几天,我哪里会有什么事?”

“仇晓,回来!”顾雨词命令般的口吻道。

“少爷~”仇晓犹豫的看着我们。

我本想向顾雨词打个招呼,见她板着脸,低叹一声催促仇晓回去。我向在大殿上端坐的和贞与李公公行礼道:“青兰给公主、李公公请安。不知清晨召唤有何示下。”

“大胆青兰,你可知罪?”和贞眼神一厉,仿若有无限怒气,竟比刚才听到的冯将军更加愤怒。本来已经开口欲言的冯将军咂吧了下嘴又坐了回去。

“我何罪之有?”我欲做无辜。

“大胆,来人啊,给我叉出去打二十刑杖。”和贞彷如气急,怒气直掀华盖。

“哼,好大的官威啊。”顾雨词语音凛冽,不知歌饶有兴趣的看着。

“怎么?顾小姐想插手朝廷之事吗?”和贞威视顾雨词,顾雨词不甘示弱。

李公公闻言,忙打圆场:“公主,顾小姐先不着急。诸位大人、当事人都在,问明原委,再罚不迟,大家伙都是为了威天城,为了圣上。何苦现在伤了和气?若诸位不嫌弃,今日由我主事不知诸位意下如何?”李公公见所有人都面色不豫,便提议道。环顾见诸人都无异议,便向我问道:

“青兰,你身为御命钦差从事史,可是无故擅闯民宅、无由抓人、私自囚禁?”

我抱拳道:“此事从何说起,我只是邀请吴老板来驿馆做客而已,顺便保护吴老板……”

“一派胡言!有带兵请人做客的道理吗?”冯将军打断我的话头道。

“不错,何况若是请吴老板做客也不必将吴老板一家尽数请来,何况以大人您的身份,只需一纸手书,我想吴老板一定欣喜如狂,自行过来请安,完全不需要以此激烈的令人误会的方式。”梁知府接过话头,缓缓道。

“诸位大人可能不知,昨日半夜吴家家仆何等狼狈,涕泪横流说是吴家老爷一家被官兵蛮横搜家抓走,值此西北危难之时,我是一夜未睡,今日早早拜会,就是想弄清楚此事。我敢以我吕氏名义担保,吴老板德行高远,乐善好施,更是我西北商事领头人,西北近半赋税都是吴老板缴纳,绝不是违法乱纪之人。”吕氏华服中年人道。

“不错,我昨日拜会吴老板时,他还想让士兵杀了我,他想掩饰自己的卑劣行为,若不是顾忌我姓白,顾忌我……”竟是那位白知事,他我到没想到。

“咳!”不知歌好像茶水呛了一下般咳了一下。

“……我已经成了他刀下的亡魂了。请公主、李公公、各位大人为我做主啊。”

“胆大妄为,胆大妄为。青兰,这些可属实?你怎么能辜负公主信任,作出这般无法无天之事……”

“外人所言怎么当真,难道不问问当事人是怎么回事吗?”顾雨词忽然道。

“……也有理,吴老板,你是西北商会会首,又曾对御敌有功。刚才说不敢擅言,如今有公主和诸位大人为你做主,昨日青兰在你府上所作所为,你尽可道来。”李公公对坐于最末位的吴未福道。

“公主、李公公,各位大人,多谢诸位关心。”吴未福站起身来团团行礼道,“鄙人身为当事人,说什么恐怕都有失偏颇,不说也罢……”

加入书签